<form id="p97jx"><nobr id="p97jx"><progress id="p97jx"></progress></nobr></form>

      <form id="p97jx"></form>

      <form id="p97jx"></form>

      <form id="p97jx"></form><noframes id="p97jx"><form id="p97jx"><th id="p97jx"></th></form>
      <noframes id="p97jx"><form id="p97jx"></form>

      <noframes id="p97jx">
      <address id="p97jx"></address>
        <em id="p97jx"></em>

        新聞 政務 黨建 視頻 圖片 社區 評論 旅游 電商
        客戶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數字報

        聚焦漢江復航③ | 滔滔漢水孕育了古村古渡

        時間:2024-01-17 08:00    來源:十堰晚報  字體:  打印  播報

        漢江水運發達時期,沿岸一些占據地理優勢的要地出現了碼頭、渡口,隨著物資、人員聚集,古鎮、古村應運而生。在鄖陽區胡家營鎮凍青溝村、張灣區黃龍鎮黃龍灘村,以供奉水神楊泗將軍為主的楊泗廟、水府廟等遺址,承載著許多歷史的記憶,印證了漢江水運曾有過的輝煌。

        秦楚網訊(十堰晚報) 文、圖/記者 韓玉硯 特約記者 余雪成 李秀樺

        凍青溝楊泗廟 見證千年古渡昔日繁榮

        鄖陽區胡家營鎮凍青溝村緊鄰漢江的楊泗廟見證了這處碼頭昔日的繁榮。

        鄖陽區胡家營鎮凍青溝村,一座新建牌樓下,幾條船靜靜地停泊在江邊,細浪拍打著船底,聲聲訴說“千年古渡,凍青碼頭”的悠久歷史。臨江公路右側的一座小山頂上,一座楊泗廟坐落于草木之中。

        繞過看似獨立的小山,才發現其與背后的綿延山脈相連。順著山脊上的一條小路,來到楊泗廟前,一幅山水長卷映入眼簾:漢江在這里拐了一個大彎,開闊的江面上綠意盈盈、波瀾不興,兩岸星星點點散落著民居、渡船;南岸,該村一條河流與漢江交匯處的橋上,時有車輛轟隆而過,把人從夢境拉回現實,一動一靜相輔相成。

        轉身走進楊泗廟。這里為三開間單進天井院布局,廟宇空間由正殿、拜殿、兩側連廊及天井院組成,高聳的屋頂拔高了縱向的使用空間,又增添了一份神圣的意蘊。抬頭仰望,其主殿主梁記為“嘉慶二十一年(公元1816年),歲次丙子桂月吉日,何先甲建修正殿三間,合社捐修,拜殿三間。”

        村子里,何姓為大姓。梁記所提的何先甲,即是當地何氏家族遷鄖九世祖何中興。歷史上,何氏家族奉行先人“耕讀傳家”古訓,家大業大,人才輩出。凍青溝物產資源豐富,生態環境優越,是很好的棲居之地,同時該村緊鄰當時重要的航運通道漢江,繁盛的航運貿易為何氏族人經商提供了許多契機。

        上游秦巴山區盛產的生漆、木材、苧麻及各種藥材,中游南陽、襄陽的糧食、桐油及皮油等,吸引著各地商賈。他們在凍青溝設立商號,互易有無,碼頭也成為沿河兩岸以至于漢江上下游地區的商品轉運集散地。

        “漢江千道灣,灣灣有險灘。船在江中行,如過鬼門關。”以前的漢江航道礁石縱橫,流沙多變,灣道多、險灘多,行船風險極大。古渡口到楊泗廟之間的懸崖峭壁間,有“百步梯”通行。在漢江水運繁忙的年代,過往船只??績銮鄿洗a頭,都到楊泗廟祭祀水神楊泗,以求水神保佑一帆風順。

        黃龍灘水府廟 記錄“小漢口”高光時刻

        在斑駁的黃龍灘水府廟碑刻上,依稀可見“乾隆四十五年”等字樣。

        傍晚,金色夕陽灑落在張灣區黃龍鎮黃龍灘村。柔軟的光影和硬朗的建筑交疊,一磚一瓦,一街一巷都在無言訴說著這方土地的滄桑與厚重。

        黃龍灘憑借臨近堵河之優勢,占據通竹房、連鄖陽之便利,借水穩地坦之條件,成為堵河航運的重要中轉集散之地。至乾隆盛世,這里逐步走向繁榮,商鋪云集。當地老人關于水府廟的記憶,以及2015年發現的水府廟碑刻,便是當地曾經風光無兩的最好佐證。

        石碑出土于該村修建的思源廣場,位于河街中碼頭,正是老人記憶中的水府廟舊址。抹去浮塵,仔細研讀確認,碑文為《重建水府廟碑序》,主要記載水府廟的重建過程和捐款事項。

        較為清晰且重要的文字有“鄖陽府鄖縣黃龍鎮分司加一級熊象璨,水府廟乃黃龍古剎也,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年)”等。根據這些文字可以斷定,該水府廟歷史悠久,后由官方、商號、商人共同捐資重建。

        幾年前,該村年近九旬的余策慶老人回憶,水府廟為磚木結構,四合院式建筑。轅門在前,院落居中,兩邊廂房,后為正殿三間,耳房位于兩側,正殿供奉水神楊泗爺。水府廟重修于乾隆年間盛世,這個時期恰好也是黃龍灘村的高光時刻。

        清初,鄖陽山區鼓勵墾荒耕作,大批外地移民蜂擁而至,促進了農業、手工業發展,漢江、堵河流域人口流動加快,航運貿易逐漸繁榮。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70年),鄖陽府移江峪塘巡檢司于黃龍鎮,派駐官員加強此地軍事、治安管理,為這處“小漢口”的經濟持續發展奠定了基礎。如今,黃龍古鎮的雛形,也正是在那時形成。武昌、黃州及山西、陜西、江西四省五地會館聚集于此,便是最好的證明。

        水上航行最怕有風有雨,黃龍灘的商號、船幫在行船前、到達碼頭后,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到水府廟、水仙宮、楊泗廟等祭祀場所,向神靈祈求保佑航運的安全順利。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黃龍灘水府廟遭拆毀,只余遺址。

        鏈接

        楊泗傳說由湖南傳至漢江沿岸

        水神楊泗傳說廣泛存在于湖南、湖北、甘肅、貴州等多個省份,幾乎遍布大半個中國。

        關于楊泗的來歷說法,各地不同。認為楊泗原本是南宋洞庭湖水上義軍楊幺的“洞庭說”起源較早,較接近歷史真實,更被專家認可。

        相傳楊幺是湖南人,幼讀私塾,輟學后在商船上做傭工糊口。南宋初年,鐘相起事,楊幺響應。鐘相逝世后,楊幺率部利用洞庭湖寬闊的水面繼續戰斗,勢力最大時,席卷洞庭湖區7州19縣,擁眾20萬人。南宋多次遣使招降,被楊幺嚴拒。后楊幺被岳家軍名將牛皋所獲。

        他死后,變成眾人敬奉的水神。洞庭洞流域有許多廟內主供楊泗,僅洞庭湖北湘陰縣,就曾有30余家將軍廟?!吨腥A全國風俗志》記載:“(洞庭湖區)各船戶最信奉楊泗將軍,公立廟,各船開到,例必至廟敬之。”

        湖南作為楊泗傳說發源地,到明清時,隨著漢江水上交通的發達與各地經濟聯系的增強,以及“湖廣填四川”移民潮的出現,楊泗傳說隨船工和移民上溯漢江,傳到四川、湖北、河南、陜西等沿江沿河口岸。到了晚清,湖南的這一傳說還南越五嶺傳到廣州等地。

        世易時移,如今民間關于楊泗祭俗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都已消失。沒有改變的是以水為生的人們對河流、對大自然的熱愛敬畏之情。

        相關報道:

        聚焦漢江復航② | 悠悠千年見證“黃金水道”興衰

        聚焦漢江復航①| 百余噸石材由陜入鄂 “黃金水道”重啟貨運模式

        ( 責任編輯:侯爽    新聞報料:8110110    版權聲明

        推薦閱讀
        2019国产亚洲香蕉|AV色综合久久天堂AV色综合在|色综合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国产AV丝袜一区二区三区四季

          <form id="p97jx"><nobr id="p97jx"><progress id="p97jx"></progress></nobr></form>

            <form id="p97jx"></form>

            <form id="p97jx"></form>

            <form id="p97jx"></form><noframes id="p97jx"><form id="p97jx"><th id="p97jx"></th></form>
            <noframes id="p97jx"><form id="p97jx"></form>

            <noframes id="p97jx">
            <address id="p97jx"></address>
              <em id="p97jx"></em>